2016/11/17 如何以電影貫穿教學科目:專訪樹林國小資優班教師廖宏翊

採訪整理/蔡雨辰



廖宏翊為樹林國小資優班教師,他看起來年紀輕輕,卻已有十年教學經歷。我們約在他的教室採訪,小小的教室裡,課桌椅群聚排列,方便討論互動,白板上貼著學生們的報告,題目是「閒置空間」。
 
對廖宏翊而言,這份工作是個夢幻職業,他可以發揮自己的興趣和專長傳遞知識,他認為資優教育希望能走到差異、個別化,讓孩子們找到適合自己的樣子,發揮潛能及天賦,正如同他自己一樣,而電影的豐富形式與內容,正是他教學上的利器。他說:「我不斷去修正以及找到適合自己的教學方法、風格,盡可能去讓孩子感受到老師的熱情,進一步去感染他們。電影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很棒的起點,未來我也將逐漸把電影當作是教學中最重要的文本以及素材。」
 
他如何將電影帶入資優教育?以下為專訪重點:
 
──資優教育與一般教育的差異為何,上課方式有其不同之處?
 
在「特殊教育法」中,資賦優異的定義是:指有卓越潛能或傑出表現,經專業評估及鑑定具學習特殊需求,須特殊教育及相關服務措施之協助者。分為六類:一、一般智能資賦優異。二、學術性向資賦優異。三、藝術才能資賦優異。四、創造能力資賦優異。五、領導能力資賦優異。六、其他特殊才能資賦優異。其中我們國小的資優孩子便屬於一般智能資優,學術性向資賦優異的孩子到了國中就會進入數理資優班、語文資優班等,藝術才能資賦優異便是諸如音樂、美術、舞蹈、體育等。
 
這個概念和過去的績優不同,我們的教學目標比較是以發掘學生的興趣為主,而非加強學科教育。上課方式,新北市有22間國小設有資優班,沒有資優班的學校,教育局會安排教師巡迴到這些學校,一學期兩到三次,提供普通班的老師諮詢。或是向教育局申請方案,安排課程,讓學生接受資優教育。
 
我們的上課方式就像大學,老師們開課提供選修,每個學生最高上限可以修九節課,對象是三到六年級的資優學生。許多創新或實驗的教學方法會在資優班先試,然後慢慢推廣到普通班,例如最近比較紅的MAPS教學法或張輝誠老師的學思達教學法都是普遍會使用的上課方式。
 
──如何接觸到國家電影中心的影像扎根計畫?是否有助於教學?
 
資優教育沒有限定的課綱,各校可以發展自己的特色,樹林國小是以老師的專長和興趣為主,讓教師自由發揮。因為我喜歡看電影,過去也曾以電影作為教學媒材,當時的做法是放完片後與學生討論影片內容,通常會搭配議題。
 
去年參加了影像教育扎根計畫的教師研習營後,我才知道原來可以用解構電影的方式來教學。我決定使用國影中心提供的整套教材開電影課,去年有了第一批學生上了一整年的電影課程,課程時間開在中午時段,共有五個學生。


  ►廖宏翊老師上課情形

──將電影融入教學,是否曾經面臨一些困難?學生的反應與迴響如何?
 
我過去曾使用動畫版《微笑的魚》的片段,讓孩子只聽聲音,讓他們去猜測故事到底在講什麼,除了訓練他們對於聲音的敏感度,也培養想像力。有趣的是,大家看得是同一部電影,完全不同的反應常讓我覺得十分驚喜。有的孩子真的能夠光靠聲音便猜出劇情走向,或是能夠聽到非常細部的聲音。
 
比起一般教育,在資優教學裡使用電影有個優勢是,我可以花一整學年、一週兩節課的時間和學生談電影,完整上完一輪國影中心提供的教材。除了賞析,我也會讓他們嘗試自己拍東西,一方面也是配合六年級的獨立研究呈現,影像也是呈現的方式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孩子們出乎我意料的喜歡《萬花嬉春》,放映時,多數孩子對電影中的音樂稍有印象,也對其中的踢踏舞非常感興趣。放映隔天,三個孩子在午休時間跑來詢問能否再放一次男主角在雨中跳舞的段落,只見三個小孩站在投影幕前,隨著電影開始,慢慢跟著唱和跳,那幕情景讓我非常感動。
 
──將電影帶入校園,您認爲應該要達成什麼樣的目的?
 
「認識電影」提供的六部片是截然不同的類型,我本來以為他們不喜歡默片,但他們非常愛,我希望透過這門課讓他們多接觸一些電影,至少懂得怎麼看電影,讓他們喜歡上這件事。
 
在上「劇本」這一課時,教材中以喜怒哀樂的〈樂〉為例,影片很短,在短時間內走完一齣戲的起、承、轉、合,但我擔心孩子可能無法立刻理解,孩子也反映片子太舊,想看「現代」一點的作品。既然要引起他們的興趣,就再找了比較「商業」的素材,藉由電影《回到未來》的片段說明劇本結構。
 
電影這種教材可以做到的事其實很多,我會以電影來培養閱讀相關的訓練,例如閱讀策略其中一項就是請孩子預測故事如何發展。可能的話,未來我的教學希望都能用電影來當作主要素材,教學生呈現一個故事,看劇本,畫分鏡,都是方法。作為綜合型的藝術,電影(或說是影像)其實能夠貫穿所有教授的科目。
 
──期待電影中心或是政府能提供在教學第一線的老師什麼樣的協助?期許未來能如何發展?
 
現在的孩子雖然很容易接觸到電影,但很難好好地看完一部電影,注意力集中的時間不長。多數孩子還是比較喜歡看漫威電影,或聲光效果比較刺激的作品。國影中心能做的也許是多提供影片素材,免去老師們取得版權的難題。教師研習也可以分不同層次,有的可能是單純推廣,有的可以提供老師間彼此交流教學方式。